生态多样性Ecological diversity

当前位置:主页 > 生态多样性

      五大连池是具有独特生态特征的地质公园。它之所以特别,是因为它有大量奇特组合的动物和植物物种和群落,同时还是东北亚地区珍稀濒危物种的重要保护区。其特别之外就在于它对生物的影响很大:即相对恶劣的气候环境、贫瘠的地层和不断变化的地貌,远离板块边缘并位于大陆中部的地理位置,地处一些明显的生态和植物区之间的过渡区,火山喷发造成已有植被连续毁灭和重生的漫长历史。因此,五大连池以不同生态区植物区系的混合、新群落的生长和物种对这种恶劣环境的适应而受到特别关注。



生物地理

       按Udvardy生物地理区划,五大连池属于古北界满洲——日本生物地理省温带阔叶混交林生物群落区。按照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世界陆地生态区,五大连池属于温带阔叶混交林,具体的说就是满洲混交林生态区(PA0426),但也受到欧洲-西伯利亚针叶林区和欧亚草原区的影响。五大连池还属于松花江世界自然基金会淡水生态区(620)的温带漫滩河道和湿地,是国际鸟类联盟的国际鸟类区,被列为A1鸟区,原因它对一些濒危鸟类具有重要意义,其中包括丹顶鹤(Grus japonensis)、白鹤(Grus leucogeranus)(五大连池就在这些鸟类每年的迁徒路线上)。而更重要的是,五大连池在地理上位于世界自然基金会穆尔—黑龙江流域项目的区域中心。


      五大连池虽然按地理位置被归入中温带大陆季风气候的地区,但它处于山地与平原之间,因而受到大兴安岭寒温带湿润气候和松嫩平原温带半湿润、半干燥气候的综合影响。五大连池的气候很恶劣,冬季漫长而严寒,夏季短暂而凉爽,属于更北面寒温带气候。气候严寒的一个衡量标准是,一年中有7个月时间冻土深度达到2.47m,而且年平均温度仅为0.5°C。这一地区位于气候和生态过渡区,这对认识五大连池生态重要性是至关重要的。 在这里,寒带和温带的植物区系交互渗透,复杂多样,既有源自寒温带大兴安岭的兴安落叶松(Larix gmelinii)、兴安桧(Sabina davurica),同时还生长着源自温带小兴安岭的红松(Pinus koraiensis)、兴安鱼鳞云杉(Picea jezoensis Carr. var. microsperma)、色木槭(Acer mono)和紫椴(Tilia amurensis) -长白山植物区系。五大连池地区的植被相互影响,从而提供了一个多样性的自然环境,而且与位于大致相同纬度和相同气候的其他地区相比,不仅有极为丰富多样的物种,而且还有不同的独特群落。



主要生态系统

       由于210万年以来五大连池内火山多次喷发,局部地区植物多次被毁坏和再生。火山至少爆发了7次,最近一次是1720-1721年老黑山和火烧山的喷发。这动荡的火山历史已经导致了几种不同类型的生态系统的形成。它们分别是:地衣——苔藓生态系统、草甸生态系统、湿地生态系统、水域生态系统、灌丛生态系统、森林生态系统等。


      地衣—苔藓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于老黑山大部、火烧山和石龙台地。老黑山和火烧山锥的顶部和外坡,全由黑色、褐色和红色的火山集块岩、岩渣、火山弹和火山砾堆砌而成,岩石新,风化弱。老黑山东南麓的沙滩地,由火山砾和火山砂组成,降水几乎全部流失,蒸发强,这种生境在湿润、半湿润区较罕见。在老黑山东南方分布着约1平方公里由火山砾组成“五彩沙滩”。梅衣属(Parmelia spp.)、网衣(Lecidea albocoerulescens)、高山紫萼藓(Grimmia alpicola)等地衣和苔藓植物构成了优势植物。在风化的岩缝中,出现旱生草本万年蒿(Artemisia sacrorum)、岩败酱(Patrinia rupestris)和成片的钝叶瓦松(Orostachys malacophyllus)等;在生有草土质产物的破碎岩块间,则出现草本植物如刚毛委陵菜(Potentilla asperrima)、兴安白头翁(Pulsatilla dahurica)等;在大岩隙和岩坑中出现木本植物库页悬钩子(Rubus sachalinensis)、珍珠梅(Sorbaria sorbifolia)等。此外,钝齿金发藓(Polytrichum jensenii)和过山蕨(Camptosorus sibiricus)等藓类和蕨类植物较为发育。


      草甸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在河漫滩、一级阶地和山间谷地。以生长在草甸土上的草本植物为优势植物层片,主要建群种为小叶章(Deyeuxia angustifolia),亚优势种为修氏苔草(Carex schmidtii),伴生种有小白花地榆(Sanguisorba parviflora)、黄莲花(Lysimachia davurica)、草玉梅(Anemone dichotoma)、山丹(Lilium pumilum)、小黄花菜(Hemerocallis minor)等。


      沼泽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在低洼且常年积水处,土壤为沼泽土或泥炭土,往往形成塔头或漂筏甸子。以灰脉苔草(Carex appendiculata)、乌拉苔草(Carex meyeriana)为优势种,伴有驴蹄菜(Caltha palustris)、东方羊胡子草(Eriophorum polystachion)等。


      水域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于堰塞湖、河流,沿河湖边缘成条状、环状和斑点状分布。以眼子菜属(Potamogeton spp.)、穗状狐尾藻(Myriophyllum spicatum)等沉水植物,浮萍(Lemna minor)等漂浮植物,荇菜(Nymphoides peltata)、睡莲(Nuphbar pumilum)等浮叶植物,香蒲(Typha orientalis)、芦苇(Phragmites communis)等挺水植物为优势种。


     灌丛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在具深厚腐殖质黑土性火山土的台地上,以榛(Corylus heterophylla)为单优种,伴生有地榆(Sanguisorba officinalis)、广布野豌豆(Vicia cracca)、轮叶沙参(Adenophora tatraphylla)等。在石龙台地破碎地段,由大黄柳(Salix raddeana)、接骨木(Sambucus williamsii)构成灌丛层片,伴生有地衣和旱生草本植物,同时有少量白桦(Betula platyphylla)、香杨(Populus koreana)等木本植物出现。


     森林生态系统:主要分布在母质较好、具有暗棕壤性火山土的盾状台地、残山上。优势树种为兴安落叶松(Larix gmelini)、蒙古栎(Quercus mongolica)、白桦(Betula platyphylla)、山杨(Populus davidiana)。兴安落叶松(Larix gmelini)阔叶混交林伴生有红皮云杉(Picea koraiensis)、黄檗(Phellodendron amurense)、水曲柳(Fraxinus mandshurica)等。在潮湿的阴坡,亦见藓类-兴安落叶松林。蒙古栎(Quercus mongolica)组成落叶阔叶林伴生有黑桦(Betula davurica)、春榆(Ulmus gaponica)等。在阴坡则出现白桦(Betula platyphylla)、山杨(Populus davidiana)阔叶混交林,伴生有紫椴(Tilia amurensis)、北重楼(Paris veriticillata)、蕨菜(Pteridium aquilinum)等。